You Don’t Listen – General Elektriks–:– / 04:27
(*+﹏+*)

今天才知道博客里怎麼放歌

我很少在生活分類下發博客,一是不怎麼會寫作文,從小語文就不好;二是不知道寫什麼,一直反感無病呻吟。寫文章嘛,是需要天賦的,但是我應該沒有。

年初的時候在感嘆,好久沒有在國內感受到過年的氣氛。前幾天江南地區進入了梅雨,才發現有更久沒有經歷過這個季節的燥熱和潮濕了。而家樓下的運河邊養育的,吸着我的血長大的一代一代的蚊子,終於又嘗到了從他們祖輩那裡口耳相傳的傳說中的美味。

曾經跟好友聊到,如果每次回國能多待一段時間,吃吃喝喝,玩玩鬧鬧,應該會很愜意。也不知道我算是烏鴉嘴還是開光嘴。人是不是長大了就會有對命運有一種微妙的認同呢。那你相信命嗎?

有時晚上躺着,在黑暗和迷糊之間,會感到一種無盡的思維的流動,好像看到了所有事,又看不清任何事。彷彿感受到看破紅塵的超脫,下一刻又無法理解自己的樂觀。每一次的瞎想,結局都是對未解之事的焦慮,和對死亡和虛無的恐懼。我又為什麼在世界上逗留幾十年,我的存在是我的選擇還是自然的演化。如果我不寫下這篇博客,20年後的我會有什麼不同。人啊,一旦遇到了超越自己理解範圍的事物,就會開始煩躁和恐慌。想不通就不想了嘛,睡覺它不香嗎?

我不知道這世界上的幾十億人中,有多少會一樣在失眠的深夜思緒漂泊,又有多少從未思考過生死。會有人在臨死前的那一刻,才發現自己害怕死亡嗎?

但是我仍然會因為想起幾年前做過的蠢事,而感到竊喜。然後覺得尷尬。至少我是在成長的,我的心境是在變化的。所以寫下博客,也有一種猜測在多年以後讀到時的心情的期待。當然多地冗餘備份是必不可少的,怎麼說這也是個技術博客對吧。

 

害,寫得太沉重了,不如換首快落的歌吧

Africa – Toto–:– / 04:59
(*+﹏+*)

 

去年年末去了聖地亞哥,這個讓人聽到名字就想起農業(?)的地方,卻是一個巴掌大的小城市,連農田也見不到。這是一個長在旅遊業上的城市,市區幾乎由餐館和酒吧組成。活動在傍晚結束以後,幾個場館裡湧出的成千上萬的嚮往夜生活的人,被數不清的燈紅酒綠吸收了進去。同事說要帶着我們去吃巴西烤肉。雖然是不限量的“自助餐”,服務生上肉卻極快。在幽暗的燈光下我已經分不清剛才吃的是什麼動物的哪個部位,些許能體會到了沉浸在酒池肉林中的放縱。極端的超脫可能會演變成享樂主義;一輩子無憂無慮確實也不錯。

可能當一個人的生活開始豐富之後,它才會開始為除去自己以外的世界思考。會思考生活,會思考愛情,會思考非洲的農業,會思考樓下的大媽。大媽在和別的大媽們一起挑野菜的時候,一定很快樂。但這樣說似乎帶着一種微妙的優越感,就像微博上的中產們,看到快手的土味混剪會淚流滿面感動地轉發一樣。這其中帶着俯視的優越,雖然不至於是鄙視,但是卻有不可言說的,劃清界限的偷樂。人啊,總是會重複這種毫無意義的證明自己的舉動,彷彿可以登上某個不存在的排行榜。

 

雖然寫了一堆可能明天就看不懂的奇怪文字,雖然才剛下班沒多久,雖然現在已經到了晚上11點,但我仍然對明天充滿希望:

I bless the rains down in Africa

gonna take some time to do the things we never had

 

打賞

這個按鈕是假的,如果按了的話還是謝謝你=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