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給我一點綠

0   2173 轉為簡體

請給我一點綠——  一隻小鳥的日記

時間: 210061日國際小鳥節

天氣:龍捲風有時有酸雨,部分地區有沙塵暴。

我扇動着細小的翅膀,警覺地望着四周,否則我的翅膀不久就得變成“黃金翅膀”了。

我的眼前一片黃,那是裸露的土壤的顏色,又夾雜着一點紅——那是什麼?那是前輩們的鮮血灑過的地方的色彩,但它們那殷紅的色彩已經不復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沒有滿足對自然和諧的奢望的黯然的黑紅色。

我怎麼找不到一片綠?就連地水裡那種單細胞藻類的綠也找不到,相反地倒有許多禿頂的棕色老樹樁枯木——這兒早被鹽鹼化了。 Read More

化 石

0   1977 轉為簡體


  

2055年,中國。


某地,正在開化石研討會。


一塊圓柱體,無蓋,裡面是空心的,柱體極薄,但有底。


各位專家就這是什麼東西展開激烈的討論:


化學家:“這是一種晶體,你看,多完善,不但能承受巨大的壓力。還能讓人們在其中存放東西——只要把東西放在這個晶體里,再把它倒過來插在土裡,就密封了。而且怎麼也不會被壓爛。”

Read More

城市底層系列

0   2300 轉為簡體

城市底層系列

  
乞丐

他們流浪在街頭,他們在火車站、汽車站門前乞討,乞求路人施捨。

他們穿着幾十年前流行的襯衫;渾濁的眼裡可以看出他們對錢的愛戴。而幾十年前,正是它們毀壞了他們的一生;黑乎乎的鼻子上沾着許多令人作嘔的東西,嘴吧上沾着別人吃過的麵包的屑屑頭;幾隻蒼蠅在他們那臭而髒的腳子丫上徘徊,似乎不願放棄這塊來之不易的寶地。

他們在不同的地方與蒼蠅共同進食。他們的早餐往往是佔滿細菌的大餐,午餐和晚飯,他們經常在飯店的拉圾箱邊享受着美味佳肴。當SARS病毒在神州大地流行時,他們仍蹲在那細菌、病毒的老巢,垃圾箱邊;在禽流感流行期間,他們與雞共眠。

他們也就是乞丐們,城市底層的主宰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Read More

釣魚的老張

0   2153 轉為簡體


釣魚的老張


老張是拆遷戶,拆到秀洲新區的,由於是失地農民,沒有工作,僅靠養老金和失地補償金過日子,惟一的事就是釣魚。


碰上天氣好,就手提一根漁竿,大步跨進秀洲公園去釣魚。


在河邊坐好,不知從何處掏出一盒冒熱氣的餌食,裝上釣,“呼”一聲甩進水中。老張今天運氣不佳,最多釣上條小鰱魚罷了。


掏出一本《山海經》,又取出一瓶二鍋頭和一個半透明的玻璃杯,邊看書邊倒酒,不覺酒已經溢出,泡餌食去了。老張見了,輕描淡寫道:“只不過吃幾條醉魚罷了。

Read More

票販子小沈

4   2291 轉為簡體


票販子小沈

   

快過年了,平時搞火車票轉賣沒有賺到錢的小沈準備在春運撈一把。

   

5點鐘就起了床,牙刷放在嘴裡1分鐘算是刷牙;手(他還沒有毛巾)在臉上一抹算是洗臉。

  

幹完這些,空着肚子的小沈來到火車站,他在“免費品嘗”的店裡搞好了食品問題。他每天換着店,不然被店老闆認出來可就……他通常是
3天一個周期循環。

   

他去“頭兒”那裡領了車票。他自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管他呢,又不是自己乘


和自己沒關係——就算是假也當真賣了。

    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