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 Don’t Listen – General Elektriks–:– / 04:27
(*+﹏+*)

今天才知道博客里怎么放歌

我很少在生活分类下发博客,一是不怎么会写作文,从小语文就不好;二是不知道写什么,一直反感无病呻吟。写文章嘛,是需要天赋的,但是我应该没有。

年初的时候在感叹,好久没有在国内感受到过年的气氛。前几天江南地区进入了梅雨,才发现有更久没有经历过这个季节的燥热和潮湿了。而家楼下的运河边养育的,吸着我的血长大的一代一代的蚊子,终于又尝到了从他们祖辈那里口耳相传的传说中的美味。

曾经跟好友聊到,如果每次回国能多待一段时间,吃吃喝喝,玩玩闹闹,应该会很惬意。也不知道我算是乌鸦嘴还是开光嘴。人是不是长大了就会有对命运有一种微妙的认同呢。那你相信命吗?

有时晚上躺着,在黑暗和迷糊之间,会感到一种无尽的思维的流动,好像看到了所有事,又看不清任何事。仿佛感受到看破红尘的超脱,下一刻又无法理解自己的乐观。每一次的瞎想,结局都是对未解之事的焦虑,和对死亡和虚无的恐惧。我又为什么在世界上逗留几十年,我的存在是我的选择还是自然的演化。如果我不写下这篇博客,20年后的我会有什么不同。人啊,一旦遇到了超越自己理解范围的事物,就会开始烦躁和恐慌。想不通就不想了嘛,睡觉它不香吗?

我不知道这世界上的几十亿人中,有多少会一样在失眠的深夜思绪漂泊,又有多少从未思考过生死。会有人在临死前的那一刻,才发现自己害怕死亡吗?

但是我仍然会因为想起几年前做过的蠢事,而感到窃喜。然后觉得尴尬。至少我是在成长的,我的心境是在变化的。所以写下博客,也有一种猜测在多年以后读到时的心情的期待。当然多地冗余备份是必不可少的,怎么说这也是个技术博客对吧。

 

害,写得太沉重了,不如换首快落的歌吧

Africa – Toto–:– / 04:59
(*+﹏+*)

 

去年年末去了圣地亚哥,这个让人听到名字就想起农业(?)的地方,却是一个巴掌大的小城市,连农田也见不到。这是一个长在旅游业上的城市,市区几乎由餐馆和酒吧组成。活动在傍晚结束以后,几个场馆里涌出的成千上万的向往夜生活的人,被数不清的灯红酒绿吸收了进去。同事说要带着我们去吃巴西烤肉。虽然是不限量的“自助餐”,服务生上肉却极快。在幽暗的灯光下我已经分不清刚才吃的是什么动物的哪个部位,些许能体会到了沉浸在酒池肉林中的放纵。极端的超脱可能会演变成享乐主义;一辈子无忧无虑确实也不错。

可能当一个人的生活开始丰富之后,它才会开始为除去自己以外的世界思考。会思考生活,会思考爱情,会思考非洲的农业,会思考楼下的大妈。大妈在和别的大妈们一起挑野菜的时候,一定很快乐。但这样说似乎带着一种微妙的优越感,就像微博上的中产们,看到快手的土味混剪会泪流满面感动地转发一样。这其中带着俯视的优越,虽然不至于是鄙视,但是却有不可言说的,划清界限的偷乐。人啊,总是会重复这种毫无意义的证明自己的举动,仿佛可以登上某个不存在的排行榜。

 

虽然写了一堆可能明天就看不懂的奇怪文字,虽然才刚下班没多久,虽然现在已经到了晚上11点,但我仍然对明天充满希望:

I bless the rains down in Africa

gonna take some time to do the things we never had

 

打赏

这个按钮是假的,如果按了的话还是谢谢你=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