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

27 Articles

静等斯巴达

0   44547 转为繁体

ipv6出国通路今天已选择性被封,普通方式翻墙已基本被堵死。27日傍晚已恢复正常
不得不说,国内的大部分互联网大公司都收到了来自SERN的指示。
比如昨天在群里发了新浪博客的镜像文章地址,后来就被“管理员删除”了。
不可能有人会专门监视哪个群,只是腾讯过滤出了其中的关键字还有网址,然后重点审核罢了。
一丝凉意涌上心头
喂不要告诉我ipv6就是因为这被封的?!!
我果然是厨二病啊哈哈哈哈哈!!!
最后贴张图,纪念斯巴达倒数十一天。

斯巴达大事记录:

  • 2012-10-27 11:50:48 ~2012-10-27  15:54:26 CERNET IPV6出国线路被拔线(从监控日志来看是这样,实际上存在地区差异)
  • 2012-11-7 GFW6 试运行,对除google基础服务(除去youtube和webcache)外的出境地址全部进行了DNS污染;对部分请求的RST也开始运作
  • 2012-11-8-?GFW6对ipv6出国报文间歇性导向黑洞路由(?)
CERNET2 IPV6监控页面 来源地址

写在开往大二的列车上

0   1765 转为繁体

“开往武昌方向的直达27次列车已经开始检票,请带好您的大一,从2号检票口进站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这是啥?

列车带着锈味和厕所味停在我的跟前。除了高铁和动车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挡火车的臭了。

可是它还是要晚点,从23分晚到32分,相当可爱。

接完一个电话回来,才想起嗷还有篇博客木有写,赶紧码字。

[卧槽刚才靠在厕所门上差点掉进去…阿门…]

我想还是从刚结束的新东方说起好了。

Read More

出走的青春

0   84022 转为繁体

昨日, 绵绵细雨了一整天,气压低加之潮潮的空气,人的心情是不怎么舒服的。于是总有那么原先微不足道的琐事,此时可以激发出可怖的矛盾。

爹娘要我去表妹家辅导她迎接中考,我是不怎么愿意的。因为其辅导,实为监督表妹不受电视的诱惑而废了作业。这种沉闷的活,只寻一个空闲的人便是了;大学生也不至于空到发闲。我尤其不愿听到早上俺娘扯破喉咙的起床铃声,能坏了大半个钟头的兴致。而昨日一早,被叫醒时还有一梦尚未完结,便想睡过去看,哪知一闭眼梦境尤在,又睡着了。醒来便是一片俺娘的怒吼。于是全家心情都低落地紧。

到了表妹家,一如既往的空虚,她写作文,又要我来作甚。见她咬着笔头不动,姿势却已换了百遍,自是文思堵塞,万般痛苦,趴在桌上;后来知是感冒。而我便把读者高数翻来覆去,最后连野杂志也看完了,下午又睡将过去,小眯一会,又是一场奇妙梦境。午饭时和叔叔谈了少许,我算奔二的男人,和那奔五的一起,倒也谈得来。后来决定明天不再去表妹家时,想起阿姨做的早点还有叔叔,也于心不忍,但终究不能全委曲了自己,就拿约定好的最后一天反抗一下——本来后天表妹就要开学,便用不着我了。 Read More

一学期的大学,写点什么

2   1723 转为繁体

本文前后用时一星期,所以前后时间不一致,见谅。

搭了昨晚十点左右发的直达列车,今天一大早回到了嘉兴,迷迷糊糊地在吉水菜场边上新开的五芳斋解决了一碗皮蛋粥,狼吞虎咽地,虽然肚子依然不是那么地苏服。

有可能是因为昨晚在武汉的最后一顿吃了四两饭撑着了。要是肚子舒服的话本来想吃个粽子的。不是斗里面那种。

由于一学期仅在开学时理过一次头发,见到俺爹娘之后我就拥有了山顶洞人和李小龙的双重雅号。而在理发店的那个大妈也说,另一个在桂林上大一的哥们也是这么顶了个亚马逊在头上回了家,而且他是整一学期没剃头。人比人气死人.

  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