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长的快乐与烦恼

0   68072 转为繁体

成长的快乐与烦恼

 

 

 
  
曾几何时,我的身高冲破
1.5M的界线;曾几何时,我跨进了初中的大门;曾几何时,时间往来匆匆,走过了13个年头。跟随着时间老人前进,途中有甘甜,也有辛酸。

(一)

 
  
记得在几个月前的暑假里,晚饭前妈妈在在准备晚饭,那会儿在忙着烧饭,这会儿又忙着择菜。汗腺不停地工作着,衣服如洗过了没有晾干一样。我没有犹豫便走了过去,没有说什么帮着妈妈择起了菜。择着择着,无意间,目光一不小心掠到了那双饱经“三十多年尘与土”、年仅38岁却看似老了七、八岁的手,心头便有一股热流涌到喉口,是酸的、苦的:“妈妈,我帮你干吧,你不要再择了。”妈妈停下来,也似乎不知该做什么了;她愣了半秒钟:“儿子,你长大了,真的长大了。”

 
  
我长大了?我想应该是吧!反正不管怎么样,我从妈妈的话里隐隐约约地品位出那么一缕甘甜,大概这就是成长的快乐所在吧?! Read More

请给我一点绿

0   1574 转为繁体

请给我一点绿——  一只小鸟的日记

时间: 210061日国际小鸟节

天气:龙卷风有时有酸雨,部分地区有沙尘暴。

我扇动着细小的翅膀,警觉地望着四周,否则我的翅膀不久就得变成“黄金翅膀”了。

我的眼前一片黄,那是裸露的土壤的颜色,又夹杂着一点红——那是什么?那是前辈们的鲜血洒过的地方的色彩,但它们那殷红的色彩已经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没有满足对自然和谐的奢望的黯然的黑红色。

我怎么找不到一片绿?就连地水里那种单细胞藻类的绿也找不到,相反地倒有许多秃顶的棕色老树桩枯木——这儿早被盐碱化了。 Read More

化 石

0   1520 转为繁体


  

2055年,中国。


某地,正在开化石研讨会。


一块圆柱体,无盖,里面是空心的,柱体极薄,但有底。


各位专家就这是什么东西展开激烈的讨论:


化学家:“这是一种晶体,你看,多完善,不但能承受巨大的压力。还能让人们在其中存放东西——只要把东西放在这个晶体里,再把它倒过来插在土里,就密封了。而且怎么也不会被压烂。”

Read More

城市底层系列

0   1562 转为繁体

城市底层系列

  
乞丐

他们流浪在街头,他们在火车站、汽车站门前乞讨,乞求路人施舍。

他们穿着几十年前流行的衬衫;浑浊的眼里可以看出他们对钱的爱戴。而几十年前,正是它们毁坏了他们的一生;黑乎乎的鼻子上沾着许多令人作呕的东西,嘴吧上沾着别人吃过的面包的屑屑头;几只苍蝇在他们那臭而脏的脚子丫上徘徊,似乎不愿放弃这块来之不易的宝地。

他们在不同的地方与苍蝇共同进食。他们的早餐往往是占满细菌的大餐,午餐和晚饭,他们经常在饭店的拉圾箱边享受着美味佳肴。当SARS病毒在神州大地流行时,他们仍蹲在那细菌、病毒的老巢,垃圾箱边;在禽流感流行期间,他们与鸡共眠。

他们也就是乞丐们,城市底层的主宰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Read More

钓鱼的老张

0   1568 转为繁体


钓鱼的老张


老张是拆迁户,拆到秀洲新区的,由于是失地农民,没有工作,仅靠养老金和失地补偿金过日子,惟一的事就是钓鱼。


碰上天气好,就手提一根渔竿,大步跨进秀洲公园去钓鱼。


在河边坐好,不知从何处掏出一盒冒热气的饵食,装上钓,“呼”一声甩进水中。老张今天运气不佳,最多钓上条小鲢鱼罢了。


掏出一本《山海经》,又取出一瓶二锅头和一个半透明的玻璃杯,边看书边倒酒,不觉酒已经溢出,泡饵食去了。老张见了,轻描淡写道:“只不过吃几条醉鱼罢了。

Read More